呜呜小说导读网|热门小说更新资讯

蚀骨专宠(顾信礼方冬弦)免费章节电子书完整txt合集全文阅读
蚀骨专宠(顾信礼方冬弦)免费章节电子书完整txt合集全文阅读

蚀骨专宠(顾信礼方冬弦)免费章节电子书完整txt合集全文阅读

小说分类: 古言现言时间: 2019-10-22

小说介绍

主角是顾信礼方冬弦的小说,蚀骨专宠合集全文在线阅读哪里可以看?等他再回来,手里多了一根长度适中的棍棒,他把棍棒递到她面前,“撑着吧,你的脚受伤,最好不要再发力,用这根棍子做支撑会好许多。”

小说介绍

方冬弦对顾信礼的感情是非常复杂的。
她被顾信礼骗了一辈子;
生前的她坚决的相信着他是英雄,是好人;
直到那场大火把她活活烧死,她灵魂出窍,才看清所有真相。
原来他很坏!
坏到被所有人恨得牙痒痒,恨不得把他挫骨扬灰,恨不得他死后下十八层地狱,永世不得超生。
他坏事做尽……
但偏偏,却对她倾尽所有温柔。

蚀骨专宠免费阅读

她刚才的情绪变化,自然不可能和这个人有关。
毕竟,她很确定自己在此之前肯定是不认识这个人的。
这样的人,若是她以前见过,有过交集,她一定不会忘记,毕竟这个人真的很不一般。
这个人其实长得并不差,假如没有脸上那道疤,完全可以形容为英俊。他的五官非常周正,眉眼深邃,高鼻梁,轮廓清晰,比例协调。
但就是看着凶,凶的足以让人忽视他的长相,只给人留下‘这肯定是个坏人’的印象。
“小姐,请问你知不知道这附近有谁家丢了狗的?”
长相很凶的男人,在看到方冬弦后,礼貌的开口询问道。
方冬弦视线不自觉的落在他掌心之上。
他掌心里趴着一只耗子一般大的小东西,认真看看,她才发觉原来是条刚出生的小狗。
小狗毛儿还没长齐,眼睛也没睁开,小小的身子软软的趴在那双粗糙的大掌中央,哼唧唧的呻、吟着,看上去非常不安。
假如不知情的人看到这一幕,第一眼估量会误认为是这个男人在虐待这只小狗。
可多看两眼就会发觉,这个男人虽然长相看上去凶神恶煞的,可他捧着小狗的动作却有种与之不太相称的……温柔?
牵强可以形容为温柔吧,可能因为经验不足,他的动作稍显僵硬和无措。
方冬弦犹豫一下,走过去,在他旁边蹲下身。
伸出一只手,小心翼翼的碰了碰可怜兮兮的小奶狗,问道:“这小狗你是从哪来的?”
男人似乎是天生就不苟言笑,跟她说话时也是面无表情,眉眼之间有种冷意,让人觉得不易亲近。
男人回答道:“是我捡到的,可能是被附近的人家丢弃的狗崽子,小姐可知道附近有谁家的狗刚生了小狗?”
方冬弦摇头,她完全没有印象。
随后她说:“不过我可以打听打听,你这条小狗是在哪儿捡的?”
男人把小狗崽子腾到一只手上,他的手和他的体型相称,很大。
让小狗即使只待在一只手掌上,也完全足够让小狗安稳的待在掌上。
这只大手上布满了老茧。
他另一只手朝张开,手臂伸展,很是修长。他往不远处的那条河指了指。
“就在那条河边,有人把它丢进了河里,大概是自己爬上来,我刚才车出了故障,下车找工具的时候看到的。”
方冬弦顺着他的视线看去,
这里是河的下游,而河的上游是他们这些住在附近的人,平常洗衣服洗菜的地方。
这下基本可以确定,丢狗的应该就是附近的人家。
随后她又看向小奶狗,沉默一瞬后说道:“既然被主人丢弃,就肯定送不回去了,要不你带回去养着?或者假如你不方便,把它交给我也行。”
她其实挺喜爱狗的,也有意愿把这小狗崽子带回去养着。
男人却摇了摇头,说道:“恐怕不行,没有母狗,这小狗崽子恐怕是养不活的。”
方冬弦看向那只还没老鼠大的小狗,大概也是刚刚生下来就被主人丢掉了,假如直接带回去的确很难养活。
她不由陷入了沉默。
这个人说的没有错,然而她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,于是费尽心机思考着怎么处置这只小奶狗,最后还是觉得只能先找到母狗再说。
这么小的狗,不喂奶肯定活不了。
她全心全意关注着小奶狗,却没有注意到,从她低下头的那一刻开始,男人的视线就从小狗身上移开,落到她身上。
他深邃的眸子里,暗潮汹涌。
方冬弦蹲了一会儿,受伤的那只脚开始痛起来。
男人注意到她***有些别扭,问道:“你脚受伤了?”
她羞赫的点头:“是,刚才下山的时候不小心扭到,只是一些小伤。”
其实原本的确只是轻伤,但山路崎岖,刚才下山时,因为摩擦加重的伤势。后面又没注意,直接蹲下身,导致伤处挤压,她手放在脚腕上,感觉那里已经开始有些肿了。
她不把这些说出来,是因为对方是陌生人,两人第一次见,她没方法开口跟陌生人诉苦?
但为难的是,她现在光靠自己一条腿支撑,根本站不起来。
正在她纠结不已的时候,这个陌生男人站起身。
他站起来后,身形比蹲着时更加高大,男人的影子将她整个人包裹住。
一条胳膊出现在她面前,方冬弦疑惑的仰头看向他,听见他用低沉的嗓音说道:“扶着我的胳膊起来。”
他的语气照旧 是没有什么起伏的冷,好像他不是要关心别人,而是没有什么感情的简单问候。
方冬弦犹豫片刻,心想光靠自己确实站不起来,而他完全是出于好心。
而且看得出他十分正直,没有说要扶她起来,而是很善解人意的伸出一条胳膊,让她接力支撑。
她也不再矫情,双手抓着他的小手臂。
她柔软偏凉的掌心触碰到他灼热的肌肤,手臂坚实的触感传来,让她觉得这只手臂好像有一股强大的力量。
陌生的感觉,让她动作一僵,脸颊随即红透。
她从未跟男人有过这么直接的接触,何况这还是个陌生人。
咬咬牙,她正想发力站起来,他却已经先她一步,看似没费什么力气的抬了抬手臂,便将她整个人从地上拉起来。
幸好她反应快,不然可能会因此摔倒。
站起身后,她的视线落在他手掌之中的那只狗崽子身上。
那一瞬间她觉得自己跟这只狗崽子没什么差别,至少在这个男人眼里,他拎起她大概跟拎起狗崽子是没什么区别的吧。
她私底下往自己手腕上捏了捏,心想可能是最近吃的少,外加劳累悲伤,导致她体重轻简了许多?
但他力量大是无疑的。
“要不你把狗狗给我,我回去问一问?”方冬弦说道。
男人的视线落在她的左脚上,“我自己找,我先把你送回去。”
“不、不用了。”方冬弦赶忙摆手。
然而对方却没有理会她的拒绝,而是离开了片刻。
等他再回来,手里多了一根长度适中的棍棒,他把棍棒递到她面前,“撑着吧,你的脚受伤,最好不要再发力,用这根棍子做支撑会好许多。”
“谢、感谢。”
她有些臊得慌,自己没帮上忙,反倒成了拖累。

蚀骨专宠合集全文阅读精彩章节电子书

再说方锦辰回去后,才察觉到姐姐还没回来。
他在屋里老实的等了一会儿,毕竟是小孩子,耐心很快告罄,就按照回家的路又往山的方向原路找回去。
等他走到山脚下,就看到姐姐和一个陌生人站一块儿,他飞速的跑到姐姐面前。
人还未至,声音已经领先传了过来。
“姐,你怎么还没回家?”
方冬弦听到弟弟的声音,扭头看过来,见他飞奔到自己面前,就用袖子帮他擦了擦汗。
同时说到,“我脚扭了,所以走的慢了些。”
方锦辰说:“那你应该告诉我,我搀着你。”
“对了,锦辰,你知不知道附近有谁家狗生了崽子?”
方冬弦突然想到弟弟性子野,成天在附近到处串,没准儿知道,于是就开口问道。
方锦辰顺着姐姐的视线,就看到躺在人手心里,‘哼哼唧唧’的小狗崽子。
“姐,这只小狗是哪来的?”
方锦辰新奇的伸出指头往小狗身上戳了戳。
“这是被人丢弃到河边的。”方冬弦道。
方锦辰想了想,突然灵光一闪,说道:“我知道,就是春子家的狗,我好几天前听他说的,他家狗快生了,他当时还拉着我看,狗的肚子老大……”
方锦辰正说着,突然看到捧着狗的手掌的主人。
小孩子表达情绪十分直接,在注意到男人那一刻,他突然静了声儿,赶忙跑到姐姐身后躲起来。
双手抱着姐姐的腿,低着头不敢说话了。
方冬弦察觉到弟弟的不安,拍了拍他小小的肩膀。
说来也是无奈,往常锦辰性子皮,胆子也是比其他孩子大的多,也因此常常惹祸,惹得平常斯文的父亲总会被气的拿着鸡毛掸子,追着他打。
这还是第一次,她见到弟弟这么可怕一个人。
男人自然也注意到方锦辰的举动,声音没什么情绪的道歉,“抱歉,吓着小孩子了。”
方锦辰小心翼翼的探出头,打量着这个陌生人。
这人也太大了,看上去又凶,忒吓人。
但他姐姐似乎不怕,很客气的跟这个人说,“是我弟弟太不礼貌了。”
男人扯了扯嘴唇,没什么笑意,眼睛往探头***的方锦辰看了看,然后说:“你弟弟胆子有些小。”
方冬弦牵强笑了笑,心想她弟弟往常可没有胆小的连人都不敢见。
但这话她自然不会说。
古言常说,不要以貌取人。方冬弦亲眼看到他捧着狗崽子,动作虽然笨拙僵***些,却也能看出来他是个善良的人。
不过一码归一码,长相凶吓到小孩子也实属正常。
别说小孩子了,就是扒手,小偷,估量也不敢打他的主意。
方锦辰看到姐姐和对方说话,慢慢的也就放松下来,不那么可怕了。
他不在躲在姐姐身后,目光一转,又落到那条小狗崽子身上,主动开口:“这小狗肯定是春子家的狗生的,我带你们去春子家吧。”
他们到了春子家。
一路上,他们和男人都做了自我介绍,方冬弦才知道,原来男人名叫李善。
他的确是个外乡人,刚刚从北平来康州县没多久,来康州是为了进货。
康州县年年风调雨顺,这里山多,是个盛产草药的地方。
李善自称家里是开医馆的。
他们来到春子家后,李善给了春子娘一些钱,说是喜爱那条小狗崽子,希望他们能帮忙照顾到满月。
有钱拿春子娘欣然同意。
交谈中方冬弦透露出男人的车,车轮子陷进了泥坑里,想让春子娘帮忙把他的车拉出来。
春子娘听了一拍手,顿时热情的说让春子爹帮忙把车从泥坑里推出来。
“大兄弟,你叫什么名字?”春子娘问。
“鄙姓李,名唤李善,家里在北平城开了间医馆,是前不久从康州县来进一批草药。”
“原来是悬壶济世之家,怪不得这么心善。”
叫李善的男人给的钱不少,春子娘不断说着奉承的话。
之后由春子爹找了两个人去推车,而方冬弦和弟弟从春子家出来,就直接打道回府。
之后的事情他们本来也帮不上忙。
车子从泥坑里推出来后,才发觉车胎被石头扎破了。
李善又出了些钱,让几个人帮忙借了辆牛车把摩托车运回自己的住处。
等到了地方,几个人收了钱,高快乐兴的回去。
等那些人走后,‘李善’转身,离开那间看上去很不起眼的小门,绕了一大面青石砖墙,来到一个大门前。
门前摆着两个石狮子,狮子威严的守在大门两旁,门外站着两个家丁,这家瞧着就不是什么简单的人家。
而大门顶上的牌匾上,却写着‘顾府’两字。
‘李善’上了台阶,守门的守门的人赶忙给他开了门。
他高大的身影很快消逝在顾府门内。
顾府大门随即关上,好像一切都不曾发生过一般。
另一边。
方冬弦牵着弟弟回家。
这时候正是春季农忙的时节,所以刚刚埋了棺,亲戚邻里就都没再来了。
姐弟两个把院子收拾一番,把为了办丧事从邻居们借的锅碗瓢盆和桌椅板凳都还回去。
这个老旧的看上去甚至有些破败的小院,就变得宽敞起来。
累了整整一天,从天还没亮一直忙到夜色浓重,躺到床上时,姐弟两人都已经精疲力尽,连胳膊都抬不起来。
漆黑的屋子里几乎很快就传来两人均匀的呼吸声。
夜,如墨一般的漆黑。
黑暗的颜色就像深渊,而深渊下面是地狱!
不,黑色慢慢消散,她慢慢看清了眼前的场景。
方冬弦茫然四顾,她发觉自己是飘在半空中的,她往下看,看到许多人,非常凌乱吵闹。
顺着下面的人手指的方向看过去,扑天的烈火映入她的眼帘,许多人来来回回的提水灭火,可是火势太大太凶,一切都是徒劳无功罢了。
她觉得窒息,因为发觉自己就在大火的上方,火苗几乎要燎到她的***。
她好像能感觉到那种灼热的感觉,拼了命的想躲,可是身体怎么也动不了。只能眼睁睁的看着,随着火势越来越大,她的腿慢慢的被大火吞噬。
“阿弦!阿弦!阿弦……我来了!”
方冬弦似乎听到有人在喊她,那道声音听的不大真切,分不清男女,辨不清情绪。
她的心却有种慌张感,不知道是什么力量,操控着她仿佛看到救命稻草般的,去查找这那道声音传来的方向。
可是连方向都辨不清,她想喊,她想说她在这里,快来救她!
再不来她就要被烧死了!
可当她刚刚张嘴要求救的时候,却在一瞬间大火突然将她整个人包围!

本站小呜推举理由

小说情节最婉转曲折,人物关系最错综复杂,文笔最优美,抽丝剥茧引人入胜本来就难,真的非常值得推举!

景哥精品强推

关注后精彩不断,完本下载随心看
微信搜索【瓜子书吧】,关注后全免阅读全书!好书

    相关文章

    猜你喜爱

    复制公众号并打开微信阅读

    网站地图|网站首页|最新小说|热读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