呜呜小说导读网|热门小说更新资讯

主角是李依山苏媚儿的小说未删减版合集全文阅读

主角是李依山苏媚儿的小说未删减版合集全文阅读

玄幻修真 2019-11-09

主角是李依山苏媚儿的小说未删减版合集全文阅读

主角是李依山苏媚儿的小说未删减版合集全文阅读

小说分类: 玄幻修真时间: 2019-11-09

主角是李依山苏媚儿小说内容丰富新颖这里还提供《狐仙》免费阅读,好的书可不容错过哦!你不用着急,我爷爷在住院的时候说了,你的事情交给我,我可以帮你。我拿捏着腔调道,尽量不让自己紧张,毕竟这是我第一次忽悠人。

主角是李依山苏媚儿的小说精彩试读

将道观打扫了一遍,弄了个桌子,二把椅子摆放在道观进门的角落,这是我突发奇想弄出来的,平常爷爷可不会丢人到弄这一手,可谁叫咋没名气呢。

一个上午,来道观上香的人并不多,都是附近十里八乡的村民,来这里祈求些什么,而我的生意也只是卖出了一些散香,赚了几十块。

至于测字算命,也不是没有,可大多都是过来找我问爷爷在不在,在知道爷爷不在后就离开了,一点没有让我测字算命的想法,这让我心中有些焦急。

爷爷还躺在医院呢,一天就要五千的费用,我这一天才几十块,连个零头都不够,这如何是好。

正当我暗暗发愁的时候,道观门前一辆银白色宝马停了下来。

看到这宝马车,我突然想到三天前来找爷爷的那个男子,这不就是有钱人吗,要是能给他算一算,不就有钱了,而且爷爷也说过让我三天后帮忙去一趟,难道说爷爷早就算到了有此一劫?

还是那个西装笔挺,皮鞋蹭亮,拿着手包的男子,在走进道观后就四处张望,很显然是在找爷爷。

找了一圈并没有发觉爷爷的身影,脚步一转向我走了过来,客气道:小师傅,李道长在吗?

我深吸口气,尽量让自己语气平静道:我爷爷受伤住院了,你找我爷爷何事?

李道长受伤了?这可糟了,我今天可是跟李道长说好的啊,要是他不去我可麻烦大了。男子在原地急的团团转。

你不用着急,我爷爷在住院的时候说了,你的事情交给我,我可以帮你。我拿捏着腔调道,尽量不让自己紧张,毕竟这是我第一次忽悠人。

你会看风水?还是算了吧,我还是等你爷爷吧。男子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,说完就转身离开,一点没有让我出手的打算。

想想也是,爷爷那么大名气,请他都要预约,可我呢,嘴上一根毛都没有,人家肯定认为办事不牢啊。

不过这男子可是我爷爷的医药费啊,我怎能让他这样的离开,咳嗽了一声,冲着他高声道:你这段时间是不是惹上了什么不洁净的东西,晚上睡觉总是做恶梦,醒来浑身都是汗?

男子被我的话一说,离去的脚步赶忙一顿,转过身惊异的看着我道:你怎么知道的?我没跟人说过啊,难道是李道长说的?

这不过是我看出来的罢了,根本不算什么。我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道。

男子有些举棋不定,思虑了一番后再次走到我的桌前坐下道:你能帮我吗?

见男子坐下说出这样的话,我的内心松了口气,总算唬住了,还真替自己捏把汗。

帮你也不是不可以,不过你要跟我说实话才行啊,你这事很麻烦,一个不好就有性命之忧啊。我继续忽悠,感觉自己就像那天桥底下,头上贴着个膏药的算命神棍,这让我都有些哭笑不得,可我也没方法啊。

实话,我一定说实话,只要你能帮我,你问什么我都说。男子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,忙答应下来。

行吧,你别担心了,我爷爷既然交代了,我就不会不管的,先说说你叫什么,多大了?我淡淡道。

我叫蔡胥,今年三十五。男子老实的答道

我没在说话,而是再次冲着他的脸上看去,上次虽然看出了些东西,但那时候一心在想着小狐狸的事,要不是后来被爷爷点醒我根本就不会去在意这人,可现在不同了,这就是我的金主,我自然要上心。

今日一看,跟三日前完全不同了,只见他面上黑气围绕,明显是冤魂缠身之兆,难道说这冤魂的死跟这人有关?

可在看到他鼻尖的痘已经在消退,不由的心中一缓,从这看来,那冤魂的死应该跟他没什么关系,要真是他害的,也只能不帮他的忙了。

从这我就看出自己跟爷爷的差距,爷爷在几天前怕就已经看出来了,所以才会答应他,否则按照爷爷嫉恶如仇的性格,根本就不会搭理此人。

不过让我疑惑的是他是怎么跟这件事扯上关系,被冤魂缠身的,是意外遇到了女鬼,还是说这女鬼的死跟他有间接的关系。

但这种在道上混的人应该做了不少的坏事,遇到这种事也正常。

从他的面相上不仅看出了冤魂缠绕,还有就是头上有点绿,不仅仅是绿的问题了,而是一片草原啊。

很难想象他这种人,谁有胆子给他带绿,不是找死吗?

当然这种事我一般不会说的,可若是此人给的钱多,或许我会当做赠送,提点他一下也是可以的。

坐在我对面的蔡胥见我一脸凝重的看着他,不由的有些紧张,但却没有督促,很显然他也知道我在帮他看面相,他也懂一些这东西。

我将这些事情想了一遍就开口道:蔡先生,我观你面相,你被冤鬼缠身,阴气围绕,有一女鬼盯上你了,所以你才会吃不好,睡不着。

啊...道长救我啊!蔡胥被我说的脸色煞白,忙求救道。

放心,一切有我,我不会让你出事的,从你面相上看,那女人虽然缠绕你,但并不想害你性命,说明此女的死应该跟你无关,至于如何解决,就要去你家看一看了。我缓缓的说道。

好,我们这就走,麻烦大师了。

听到蔡胥的称呼,我翻了翻白眼,这人啊就是这样,有求于人就不一样了,不过这大师的称呼我可不敢受。

不用喊我大师,我不过是跟爷爷学了几年罢了,帮你忙也是爷爷交代的。那道长如何称呼?

我叫李依山,你喊我小李也行,小山也行。我微微一笑道。

我还是喊您小李道长吧,我们赶快走吧。

我让蔡胥等了片刻,将捉鬼所用的法器符箓红绳鸡血等物都给带上,又将道观的门给关了起来,这才坐上那辆宝马车飞奔而去。

等到了蔡胥的私家别墅时,我不禁感叹,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啊,豪车出入,住着大别墅,而我们这种穷人,还在为了医药费而辛苦,真是苍天不公啊。

心中叹了口气,跟着蔡胥进了别墅,刚一进别墅,一股阴气就扑面而来,让我打了个寒颤。

这更加证实了我从蔡胥面相上看到的东西。

说句老实话,我虽跟爷爷学了那么多年,但却从来没见过鬼,只是听爷爷说过一些有关鬼怪的事情,当时我完全是当故事听,没想到有一天我也要捉鬼,说不可怕那是不可能的,谁知道这鬼是恶鬼还是好鬼,要是恶鬼,我打定主意立马走人。

以我的道行跟恶鬼斗,那完全是找死,即使给的钱再多,那也没小命重要。

我从身上背的帆布袋取出一面罗盘观看起来,蔡胥大气不敢出的站在一旁。

只见我刚掏出的罗盘就滴溜溜的直转,在我法力注入罗盘之后,罗盘再次一转,随后指向别墅的二楼楼梯方向。

我心中了然,并没有开口,而是将身上的背包取下,将里面的符箓,公鸡血,柳叶,牛眼泪,红绳,桃木剑等给一一取出。

小李道长,她真的在这?蔡胥脸色有些白,别看他平常心狠手辣,可遇到这鬼神之事完全成了软脚虾。

应该在二楼,不过还没见到,我不清晰这鬼的来历,要预备一下。我装作镇定道。

说句实在话,我的紧张并不亚于蔡胥,平常学的那些练的那些毕竟是纸上谈兵,现在要上阵了,自己也怕做错了什么,害人害己。

伸出两指将红绳在公鸡血里浸泡了一下,摔在了二楼的楼梯栏杆上,另一头则拴在了大门上,这样做是为了防止此鬼是恶鬼,给我争取逃跑的时间,我可没有爷爷的手段。

将柳叶用牛眼泪擦拭一番,右手一点,法力注入,随后将其放在了双目眼皮之上。

顿时房间里的情景又是一番变化,只见原本因为开灯的屋子顿时变得昏暗下来,隐隐有阴气在屋子里围绕。

这也是为了我能见到鬼所做的预备。

一切预备好,我转头看了蔡胥一眼道:给我一滴你的血。

要我的血做什么?蔡胥咽了咽口水道。

你跟此鬼有牵扯,我要以你血为引将她引出来。我解释道。

听到我的解释,蔡胥跑去厨房那把小刀,咬了咬牙在自己的食指上划了一刀,刀口不深,刚好够血渗出。

我立马拿出一张符箓,让其将血滴入其上,随后念念有词冲着符箓打着法决。

纸符在我的催动下,竟然自燃起来,漂移在空中。

这样惊奇的一幕看的蔡胥两眼放光,心中也对眼前的年轻人有了不少信心。

在我再次一点指之下,纸符缓缓的飘动起来,向着二楼飘去,我让蔡胥跟着我,一手扣着纸符,一手抓着桃木剑就直奔二楼而去。

【在线全免阅读】

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

网站地图|网站首页|最新小说|热读小说